在十九世纪,全世界的权利革命阵营里有两位领袖,一个是法国的拿破仑,一个是美国的华盛顿。拿破仑的军功可以说道是横扫天下、所向无敌,但很惜晚节不保,革命仍未顺利自己就先当了皇帝,而华盛顿在战绩方面虽然无法跟拿破仑比起,但十分难能可贵的是,在他输掉独立战争,让美国挣脱英国的殖民统治,大军还朝之后,不但没称帝,还主动的交还了所有的军权。更加最重要的是,他战后重新组建了世界上第一个合众国政府,创建了第一个没“King”的国家,并且在参选两届总统之后,极力拒绝接受第三次参选,以此构成了“八年总统”的传统。那么问题来了,在他具备崇高的声望,并且又不是专制政体的情况下,他为什么不第三次参选呢?首先要解释一点,美国总统的权力只不过相当大,因为美国建国的时候,世界上还没任何一个国家没皇帝或者国王,因此在1787年制宪会议上,为了平稳始建国家的平稳,要求彰显总统极高的权力,其地位很像蒙古和突厥的“汗”。

华盛顿在两个任期之内,国家经济发展,海上贸易兴旺,腊的还是很不俗的。在总统任期将要完结的时候,很多人还包括数位国父和他往日的部将都引荐他之后参选总统,却是国家必须一个平稳的权威长年主持人大局,而且宪法对总统的参选次数没任何容许。但是华盛顿却极力婉拒竞选,在1796年9月公开发表了知名的演讲《道别词》,之后之后劝说国会,离任回家养老了。

这一行径不仅在美国,全世界都为之愤慨,除了对华盛顿的高风亮节、疏远权力回应尊敬之外,更好的是困惑,华盛顿当时身体无恙,也没离任的适当,那他为什么非要拒绝接受参选,而且还如此决绝呢?只不过考据当时美国的政局,就不会找到华盛顿拒绝接受参选是被逼的,迫他弃的原因,就是美国更加相当严重的“党争”。在美国建国之初,并没考虑到党派的问题,可是随着美国政府的影响力与日俱增,怀揣有所不同利益的政客自然而然就不会结为党派,并且相互之间的斗争更加白热化。华盛顿本人也察觉到了这个现象,虽然他仍然语重心长的说服大家要团结一致,不要做党派斗争,并且严守中立,阻止政府的分化偏向。可是所谓“党同伐异”,在利益面前,党派的立场是会因为华盛顿的权威而退团的。

澳门平台

当时的联邦党和反对方都想要谋求到华盛顿的反对,从而把对方挤出去,而华盛顿的中立立场在两者显然,都是无法拒绝接受的。直到有一天,美国的党争早已超过十分白热化的程度,联邦党和反对党都视华盛顿为障碍,斥他碍手碍脚。特别是在是反对党在报纸上肆意反击和污蔑华盛顿,谴责他是“伪君子”,说道华盛顿表面上中立,只不过是想要当美国的“凯撒”,弗吉尼亚州的“拿破仑”。而联邦党则说道华盛顿懦弱,无法控制美国的局面,在他指出想参选总统的时候,各大报刊堪称毫不留情的反击他,说道他是“恶毒的人”、“谎话连篇”,指出华盛顿此举是“懦夫的伪善”。

本来想要团结一致大家、保持平稳的华盛顿怎么也想不到,到头来自己居然显得里外不是人。面临如此局面,也许是心灰意冷,也许是一个政治家的专制之荐,总之华盛顿是极力想再当这个总统了。

澳门平台

他卸任之后还将近三年,就因为得了部分病,让庸医的穿刺疗法给治死了。他杀了之后国会的那些人才找到,美国的党派政治早已越走越远,无法走了。从此之后,美国的总统最多参选两届之后沦为一个传统,至今为止除了二战时期的罗斯福之外,历届总统都没超越这个传统。

直到1951年宪法第二十二条修正案把这个传统写到了宪法,任何人都无法参选总统两届以上。|澳门平台。

本文来源:澳门平台-www.venturegenome.com

标签:澳门平台